ShhhheR

来玩哦?ww

【独仏/微英仏】自作自受(2)

贝什米特其实是个纯情的人,但这只局限于对方是他喜爱的对象。
费里西安诺?不,那只是贝什米特的伙伴;基尔伯特?嘿,贝什米特可没有什么恋兄情结。

第一次见到波诺弗瓦时,他一度认为那是一个美丽的欧洲女孩,湖蓝色的裙子和柔软的金发。他不否认他当时真是看得傻眼了。出于礼貌,他跟在自己的哥哥后面,对波诺弗瓦说了声“你好,姐姐”,金发的“女孩”掩着嘴笑起来,贝什米特一脸茫然地看着笑得几乎要在地上打滚的兄长,最后才在对方温润的声线中得到了答案:波诺弗瓦,是男人。
贝什米特从不会否认波诺弗瓦的魅力,从小孩到现在的成人。如果要说为何,估计这位情商负数的德/意/志人什么都不会答出来。
他对他总是那么敬仰,又有些说不出的喜爱和疏离。
直到那一天。
他从不否认自己对那个人做的一切,但他也从来不敢面对这一切。贝什米特总是会下意识地回忆当时的情形,然后一身恶寒。他甚至不能理解当时的自己——怎么可以?怎么可以下的了手?
答案总是不了了之。
而再见时,对方已经满目绝望。他终于有些悔了,但波诺弗瓦只是漠然的回答道:是吗?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。
贝什米特明白,那种局面不能挽回。

波诺弗瓦很恨那个人。他叫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,但波诺弗瓦并不喜欢将他称作贝什米特。
费里西安诺不止一次劝过他,告诉波诺弗瓦那个人有多么温柔,多么可靠。而他每次听到那位小可爱说起这些事情,他总会微笑着制止。费里西安诺也只好讪讪地笑着,装傻。
他很清楚费里西安诺的目的,不止是他,整个西/欧,整个欧/盟都需要他们双方的和好:不是表面上的,而是真实的。
波诺弗瓦很清楚,两个国家之间的恩怨总有一天都需要放下,正如他和柯克兰。可对着贝什米特,他根本无法原谅。
或许正如王耀和本田菊,他总觉得有一层隔膜,把他们生生隔开,而他终是没有勇气去戳破那层膜。
而他们的双手,永远都不能牵到一起,更别说什么厮守终生了。
波诺弗瓦明白,他没有勇气去原谅他。

【独仏/微英仏】自作自受(1)

咳扔在贴吧两年的坑
其实还在写并没有完,当初说是十五章完结但是写到二十了故事依然还在继续xd
主独仏,有微英仏
OK的话以下↓

1)
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向来是一个严谨的人。
该说是他身处的环境让他不得不这样,还是他被什么人所影响,如果你有问过他的话,他一定会回答:两者俱有。

如果说世界是圆的,那么贝什米特的脑袋一定是方的。有规有矩又严谨得像说明书,但是对待令人头疼的“家人”时又变得像少了说明书的机器,完全不知所措。
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先生,这是贝什米特除了他的兄长之外最头疼的一个人。他们是夫妻,或者说,是政治婚姻。当初成立了这个欧/盟,约定了要共同管理,那时对方还处在阴影之中,有些疏远也确是正常。不过贝什米特似乎忘了对方的烂性子——轻浮又多情。
不得不说,这个所谓的妻子对他并不好,从不顾家,反倒是总是添乱子,到处给他惹麻烦。哪怕这些都不算上,对方也是一个令贝什米特头疼的人,就算是夫妻,但是波诺弗瓦也从未在真正意义上靠近过他,又或者说,他总是在疏远自己,这让贝什米特很是烦闷。
对于这样的生活,贝什米特只能叹口气,再拿出胃药尽数吞入腹中。

如果说波诺弗瓦是个多情的人,那么他本人一定不会同意。
假如你还要作死地用贝什米特去说事,那么他估计会在片刻的愣神后笑着回答你:路德维希?他个人渣。

要说贝什米特和波诺弗瓦之间的关系好不好,只要你的情商不像德/国人那样糟糕,那你一定能看出来。他们的关系简直就像一潭死水一样,毫无感情可言,更别说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了。
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先生,这是波诺弗瓦的丈夫,也是他最想避开的一个人。当初成立欧/盟时,他硬是被上司拉到对方面前,波诺弗瓦看着面前略显担忧的精壮男人朝他微笑,又张开了双臂作出拥抱的姿势。
波诺弗瓦回了他一个“冷眼相待”。这个男人对他的伤害太深,波诺弗瓦永远只能在他给予的阴影中颤抖地面对他。见状,贝什米特也尴尬地收回手臂,拍了拍波诺弗瓦的肩膀。
于是波诺弗瓦开始了躲避对方的计划。对于这样的生活,波诺弗瓦只能苦笑着表示自己也是无可奈何。